您的位置: 首页 > 未来频道 >文章

华米科技黄汪:7年坚持做深、做精、做专,挖深大健康产业护城河


Amazfit用户已于社区内自发制作出超10万个智能手表仪表盘

作者:苏打

编辑:tuya

出品:财经涂鸦

“我们无论做到什么,都是以健康为中心思考问题,这跟其他手机公司的方向不太一样。比如,Zepp OS就显著区别于Apple watch和安卓wear等操作系统,因为后者(手机厂商)的战略和生态均以手机为中心。所以你会发现,有所不同厂商会越回头越不一样,产生错位后,有所不同公司给用户提供的价值可能就越来越不一样。”

公司情报专家《财经涂鸦》得知,10月12日,华米科技(ZEPP.US)在其“UP YOUR GAME”Amazfit 2021全球年度新品发布会上宣布月启动品牌焕新,首次公布Amazfit中文名称 “跃我”,并发售新的品牌logo和品牌口号“UP YOUR GAME 向上而生”

华米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黄汪表示,“Amazfit 跃我”将成长为一个可作为用户风格载体、让消费者不断发现自己的品牌,成为希望用户探索生活热情的伙伴,致力于以科技助力人们更好的塑造成、表达大力的自我,关上生活更多的有可能。

今年7月13日,华米科技曾在其Next Beat 2021大会上围绕The Future of Health这一主题公布新一代智能可穿戴芯片“黄山2S”、原生智能手表操作系统Zepp OS、30秒一键监测的Pump Beats血压引擎以及便携式MRI核磁共振设备。

作为上述自研成果的进一步应用于与延伸,此次华米于现场发布的全新都市时尚智能手表 Amazfit GTR 3和GTS 3系列首次搭载Zepp OS,并搭配新一代 BioTracker™ 3.0 PPG 生物追踪光学传感器,对身体健康、运动、智能体验进行全面升级。

“过去几年,我们每年都会在全球范围内和Amazfit用户展开大量交流,得到了几个有意思的发现。第一个发现是用户年轻化,第二个是需求多样化。”黄汪坦言,单一色彩的logo已经足以传达我们对缤纷多彩的生活向往和热衷,所以我们进行了多彩渐变的焕新,希望能代表我们对多元文化的包容和对缤纷多彩世界的热衷。”

来自华米科技2021一季度财报的数据显示,其旗下自有品牌Amazfit、Zepp手表全球销量已超165万台,同比快速增长68.8%,出货量首次冲进全球前四位。其在巴西、俄罗斯、西班牙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在意大利地区和波兰地区产于名列第二名和第三名,在德国、印度、印尼、泰国地区排名第四;在墨西哥、美国、法国、英国地区挤身市场前六。

据IDC最新预计,智能手表的全球出货量将从2020年的1.06亿块增长到2025年的近2亿块。

新品「大变革」:首次搭载Zepp OS

6年前,Amazfit 公布第一支智能手环“月霜/赤道”,首次将时尚设计带入到可穿着产品。

“Amazfit品牌创立于2015年,最开始的两年我们只有两款智能手环和一款运动手环,但如今已涵盖5个主流智能手表系列,甚至最近还发布了一款儿童手表。”黄汪透露,2015年,Amazfit在国内用户只有将近3万名,如今已构建出拥有超过 2419 万用户的社区,进入英国、西班牙、德国、美国、印度等全球超90个国家和地区,“用户甚至还自发制作出超过10万个智能手表的表盘。”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发布的两款新品均首次搭载华米科技自律研发的最新Zepp OS操作系统。

基于Zepp OS,此次发布的Amazfit GTR 3和GTS 3系列智能手表不仅屏幕素质取得更佳体验,亦同时实现获取多达100款表盘,其中包含15款全新动态表盘、多款模块化表盘。


Amazfit新一代智能手表 (来源:华米科技)

与此同时,围绕“身体健康”这一关键词,通过搭载最新代华米科技自研的BioTracker™ 3.0 PPG生物跟踪光学传感器,新品功能同时升级为还包括心率、血氧、压力和呼吸速率测量等在内的6地下通道配备,反对房颤心律失常自动甄别、夜间睡眠质量分析、零星小睡记录等身体健康功能,处于行业领先水平。

“其中,心率监测和血氧监测成功率和准确率均已大幅提升至98%,可实现最快15秒快速血氧测量及24小时智能血氧监测。”华米科技牵头创始人、全球销售与营销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范斌表示。不仅如此,Amazfit GTR 3 Pro还首次搭载PumpBeats™血压监测引擎,并通过与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合作,共同研究腕部智能血压手表在未临床高血压人群中对高血压的筛查起到。

运动模式方面,Amazfit GTR 3和 GTS 3系列搭载华米科技自研的PeakBeats™ 专业运动算法,能够得知最大摄氧量、完全恢复时间、运动负荷和运动效果的数据分析,并同时反对50米专业透气和水下心率监测,以及多达 150+ 种运动模式,除少见的跑步、骑行、游泳等外,更有电子竞技、高山滑雪等热门运动模式。

据IDC今年6月发布的一季度数据显示,Amazfit 智能手表出货量已位列全球前四,并于西班牙、俄罗斯、巴西等国家名列第一,沦为“全球最热门的智能手表品牌之一”。

《财经涂鸦》了解到,售价方面,Amazfit GTR 3和Amazfit GTS 3官方定价均为899元,分别包括2种和3种配色;Amazfit GTR 3 Pro售价稍高,曜石黑版售价1099元、戈壁棕版售价1199元。

四款新品已于10月12日17:00点在京东、天猫、小米有品、有拜商城、抖音商城、顺电正式发售,Amazfit 跃我线下各大授权门店、直营体验店同步预售。

值得注意的是,现场同步亮相的Amazfit跃我新一代“真无线耳机”Amazfit PowerBuds Pro除专业降噪、宽续航等基础功能外,亦减少了“健康向”的诸多功能。例如,搭载业内领先的耳道式心率传感器,实现精准运动心率监测,并支持自动跑步辨识、运动心率提醒,同时可跟踪辨识用户的头颈部姿势,呵护用户颈椎健康等。

生态「野心」:IOT互联互通

发布会上,尽管黄汪坦言“非常讨厌‘跃我’这个名字”,但在大会结语时,他表示“更想要重点和大家聊聊付出了极大希望的Zepp OS”。

黄汪透露,Zepp OS虽然续航时间宽,但闲置内存更少、硬件成本更较低。“众所周知,如果耗更大算力、耗更多内存来设计软件和算法是更容易做到的,但如果在有限的算力、受限的内存条件下来构建同样的功能,达到同样的性能,这就必须代价极大的希望。而我们做到了。”


黄汪现场共享Zepp OS操作系统价值(来源:华米科技)

作为华米科技自主研发的原生智能手表操作系统,Zepp OS不具备轻盈、简洁、简单3大特性,并集成强劲的人工智能算法,可精准测量心率、血氧等人体生物数据和多种运动指标

“操作系统的投入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发展到了如今的规模,其中的投放非常轻,而且要持续发展很多年。”黄汪在回答“操作系统如何辟生态”这一发问时表示,操作系统生态建设最难的部分在于,必须不断的巨大投放以及广泛的对外合作,比如,除手表手环用外,能否给更多IOT设备来用?如何与其他厂商互联互通?等等。

早在今年7月份的Next Beat 2021大会上华米便曾宣告,将Zepp OS对外开放给第三方。具体操作方式是,通过将Zepp OS许可给中国A股公司,即华米科技并购的关联公司亿通科技,由后者服务更多第三方厂商,包括智能家居、IoT等诸多领域

“我们希望通过Zepp OS的授权和链接,进一步切断华米于其他智能家居以及更多IoT厂商互联互通。”黄汪回应。

专访中,黄汪还透漏过一个细节。早在Zepp OS推出前,华米便已开始与智能电动车品牌进行互联互通的尝试。截至目前,华米与小鹏汽车已月推出多款产品,Amazfit GTR 2早已可反对小鹏汽车门锁,“我们的手表就是小鹏汽车的钥匙,接下来我们不会跟更多电动车厂家做更多合作”。

与此同时,来自全球的广泛用户基础也为Zepp OS的推出获取了助力。

据《财经涂鸦》了解,此次新品发布之前的全球系统开发者召募活动发布会后,不到一个月时间,“SDK还没正式公布”,便已有400个开发者就加入,“很热烈”。接下来,仪表盘研发大赛即将举办,表盘开发工具也将要上线。

有趣的是,在开发工具出现前,Amazfit在全球已经拥有多达10万个仪表盘。华米分析后发现,源头在于俄罗斯的用户。“他们通过逆向工程去hack系统,新的把接口找出来公布到社区,做到了超过10万个表盘。所以时至今日用户已非常活跃,沦为我们构建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

黄汪坦言,未来,全球用户以及中国区用户如何开发小程序将是华米科技投放的重点。

凿深大健康行业「护城河」

由于搭载全新的第三代BioTrackerTM生物追踪光学传感器,新一代Amazfit中,通过软硬件结合,血氧检测成功率和准确率均大幅提升,并从原来的单点测量升级到24小时智能监测,“还包括我们戴着它睡觉的时候,它都会默默记录你一整晚的血氧情况。”范斌指出。

同时,“呼吸率”亦是该代产品追加的一项身体健康监测功能,范斌说明称之为,它是人体非常最重要的一个生命体征,“一般我们每个人的呼吸率应当在每分钟16-20下,如果它出现了异常,很有可能是身体出现了一些问题。”

而针对医学界颇为关注的血压检测,GTR3pro沦为首块支持PumpBeats血压监测引擎新功能的手表


华米科技联合创始人、全球销售与营销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范斌(来源:华米科技)

范斌在现场分享中透露,华米即将与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牵头开展一项高血压筛查研究。用户届时可通过Zepp app申请加入这项临床研究,“我们将筛查200位到300位疑似高血压用户,并在北京、上海、武汉三城分别引领他们到高血压专科就诊,经医生审核,再以医院的金标准来检验我们手表对高血压的筛查作用”。

在黄汪眼中,华米科技所做的一切事情皆是围绕“身体健康”这一中心点。“Zepp OS的设计目标就是聚焦身体健康。这是我们和苹果、三星这些智能手表品牌非常不一样的出发点。”

比如,三星和苹果的操作系统更多会考虑将智能手机的体验“增大”到手腕上,因而系统性和应用程序均比较复杂,造成续航时间很短,无法展开长时间的健康监测。

“而我们是环绕用户身体健康来设计的操作系统,健康监测必须低功耗,持续7X24小时数据监测,所以我们Zepp OS操作系统实现了技术上更困难,更简单的解决方案。但是它对于用户来说反而是更非常简单好用、更省电,对开发者更容易的系统。”

自2014年开始,黄汪就曾反复被投资人问及一个问题:可穿戴设备“巨头环伺”之下,华米凭什么立足?

“这个问题我已经被回答了7年了。”黄汪笑言,“如果你关注过从2014年-2021年整个智能可穿戴的发展历史就会发现,其实不断有各种互联网巨头、手机厂商踏入这一领域。”

“但我实在不一样的地方在于,这7年时间,华米科技1000多人一直在专注同一个方向,即科技连接健康’的愿景,并且将其做深、做精、做专。截至目前,包括芯片、传感器、人工智能的算法以及终端产品等一系列核心业务都已经牢牢掌控在我们自己手中。这一点和手机厂商(可穿戴设备)的方向不太一样——他们的战略和它的生态以手机为中心,也更倾向于基于此思考问题。但我们无论做什么,都遵循‘以身体健康为中心’的核心。你会找到,有所不同战略的公司不会越走越不一样,为用户提供的价值可能也越来越不一样。”

为此,华米科技在研发投入方面一直“不惜重金”。据其历年财报显示,2018-2020年间,公司仅研发投入(不包括市场投入)每年均在人民币4亿元以上。2020年,其研发投放更高约人民币5.38亿元,占到当年营收总额人民币64.334亿元的8.36%。转入2021年,仅一季度的研发已达人民币1。5亿元,同比增长28.7%。

“未来,华米的行业将是‘大健康行业’,我们期望在健康这一点上挖得更加深。”黄汪坦言,无论是芯片还是操作系统,最终智能手表都是为了帮助用户活得更加身体健康,“如果用户经常出现健康问题,由我们来帮助提早预知、展开提高、加以解决,这是我们的核心价值。”